徒手健身,国人科学健身,需要运动处方库

2019-06-12 10:36 投稿人 :减肥君 围观 :123次

  全身肌肉的汪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酷爱运动的形象。目前就读于湖南大学的他,坚持跑步已有两年时间。他在健身的过程中,缺乏专业指导是最大的困惑之一。

  没规律、不专业是汪斌对目前校园健身社团的印象。就拿他曾经参与的一个跑团来说,集体跑步活动可能一个月都难有一次。几乎从来不办任何健身讲座和团员交流会,更不用说请人来指导上课了。“有一次在校外跑,四十多人参加,最后到达终点的只有两三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汪斌说。

  近年来,随着人们的锻炼热情不断高涨,运动健身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必需品。朋友圈里秀肌肉,微信运动拼步数,已是不可阻挡的时尚潮流。与此同时,马拉松猝死、健身房练伤的悲剧也时有发生,给稳步发展的全民健身带来了“过度运动”“盲目跟风”的不和谐音符。如何科学健身并通过全民健身真正实现全民健康,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课题。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说,在城市居民健身的过程中,缺教练、缺指导的现象普遍存在,现有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人群无法满足人们个性化、多元化的需求。

  “我们过去花了比较大力气发展社会体育指导员。不过,社会体育指导员主要是以志愿者的方式服务于社区健身站点,服务于参与广场舞、柔力球和太极项目的中老年健身者,难以满足上班族、青少年等人群的健身需求。”

  如今,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已经按照国家职业资格制度的相关要求,与运动项目协会一起培养符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要求的“职业社会体育指导员”,目前已开展了羽毛球、跆拳道、健美操、网球等普及程度较高项目的指导人员技能鉴定,已制定出台了11个体育项目指导人员的岗位技能标准及相应的实施细则。以羽毛球、攀岩为例,已经推出《羽毛球社会体育指导员(初级)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考核实施细则(2016版)》和《攀岩指导员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考核实施细则(2016版)》。

  据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主任姜兴华介绍,目前社会上的健身指导人员一定程度上存在职业能力和服务水平参差不齐,资质标准不统一,管理不太规范的情况。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将依据行业发展需要,逐步制定各类健身指导人员职业能力标准,探索建立行业等级评价体系,并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职业资格认证体系打通,把各个项目的健身指导服务人员真正按“职业”进行规范,根据从业者的不同水平进行相应等级评定;同时对现行社会体育指导员职业技能标准进行修订,增加运动处方、健身管理等相关内容。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综合处处长孟亚峥介绍说,目前虽然很多人已经开始通过聘请专业私教或借助互联网+智能设备对自身的健身行为进行质量提升,但是在全国范围内针对普遍大众的科学健身指导工作尚处在起步阶段,为广大健身人群开具运动处方还存在一定难度。

  “科学健身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需要指导人们运动量的规划、运动项目的选择、运动装备运动器械的使用,以及如何避免运动伤害和运动伤害出现以后怎么样去康复等内容。”孟亚峥说,“这项工作目前主要是通过每五年进行一次的国民体质检测而开展,2014年进行了第四次国民体质检测,2019年将进行第五次。每次国民体质检测后会发布一个国民体质检测公报,向社会公布现在中国人体质的基本状况和变化趋势。”

  国民体质检测的目的是服务于科学健身指导。但孟亚峥指出,在通过国民体质检测进行科学健身指导服务,继而开具运动处方的过程中,还存在着内容依据、人员队伍和阵地平台三个关键环节的缺失。

  孟亚峥把开展科学健身指导工作与医疗卫生系统的工作做比较,详细分析了三个环节缺失的情况。

  “去医院体检、看病,医生会告诉你该吃什么药或者怎么样康复。但是目前体质监测的内容还停留在比较基础的层面,出具的所谓的运动处方不够个性化、精确化。符合中国人特点的运动处方库还没有建立,进行科学健身指导的有效依据还缺乏。”孟亚峥说。

  “人员队伍方面,医疗系统有医生去给病人看病。体育部门在基层的人员队伍只有社会体育指导员,是志愿性质的,且趋于老龄化。很多人不具备真正进行科学健身指导的专业素质。”孟亚峥说。“阵地方面,人们知道有病要去社区卫生中心、去医院。但是接受科学健身指导该去哪里?不管是社区健身房还是体质测试中心,都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