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月赚5万却不敢告诉父母,这是一条“玩”出

2019-04-13 06:18 投稿人 :减肥君 围观 :198次

  打游戏还能赚钱,相信这是许多热爱游戏的人从小就梦寐以求的事,但也是这些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如果十年前有人和我说这些话,我一定认为他疯了,然而今天这却成了现实。

  在我们的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陪陌生人打游戏为职业,外界看他们如同妖魔,他们收入不菲,却始终得不到亲友们的认可,他们的名字叫“游戏陪玩”,一个伴随电子竞技成长起来的新兴职业。

  我们有幸与几位职业陪玩和创业者一起,拨开这个新兴职业的神秘外衣,摘下有色眼镜,和他们聊聊各自的“游戏人生”。

  “打游戏多开心,还能赚钱。”

       洛洛 上海女孩 九零后

       擅长游戏:绝地求生

       每月收入:40K~50K

       上一份工作:人事行政主管

  洛洛是地道的上海姑娘,长得漂亮,外加和男生一样的直爽让她无论到哪里都能获得极好的人缘。或许是性格的关系,如大部分男生一样,她从小喜欢的是电子游戏,从小霸王学习机到电脑游戏再到手机游戏,样样都精通,活脱脱一个游戏迷。一次洛洛从朋友那听说有一个专门靠陪人打游戏赚钱的软件,出于好奇她去下了这个软件,这是她第一次接触“游戏陪玩”。

  “打游戏多开心呀,还能赚钱。”这是洛洛对陪玩这个职业最初的理解。

  洛洛说自己是“一不小心”才入了这行,刚开始她闹着玩在网上开始接单,可能是女生的缘故,陆续开始有人下单。她一边在公司上班,一边还要在网上陪人打游戏,两头不能兼顾,这让洛洛第一次萌生了辞职做陪玩的念头。

  随着找她打游戏的人越来越多,收入的提高、时间和精神的高度自由让她下定决心辞去公司的工作,正式成为一名职业游戏陪玩。

  洛洛每天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看有没有人下单,无论当天心情是好是坏,只要接单成功进入游戏,就要用最好的态度去面对游戏玩家。最忙的时候她一天要打十二个小时游戏。

  高强度的工作也给洛洛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她过去在公司一个月的收入在一万元左右,就算加上各种提成和奖金也不会超过两万,而她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基本稳定在4到5万,是过去的好几倍。

  “累肯定累,但有钱为什么不赚?”

  洛洛现在的工作模式是线上+线下相结合,每单一小时,如果有人要求她去线下,出于安全考虑,她会和对方约在像网鱼网咖这样的大型网吧,同时拒绝食用对方给的食物和水。采访过程中,洛洛几次纠正我们用“陪玩”来定义她的职业,她更愿意称其为“电竞指导”,不是介意这个说法,而是怕有歧义。

  虽然拥有远超同龄人的收入,但洛洛却一直没把自己在做的事告诉父母,对他们仍旧是说自己在企业上班。她担心父母不能完全理解这个新兴职业,外界对这个职业存在着很多固有看法。

  “说了又没用,他们也不懂。”

  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她选择不和父母住在一起,自己在市中心租了一套公寓,这样就能全身心的投入新的工作。

  因为工作的关系,洛洛会接触到许多男性玩家,其中也不乏追求者,但她却始终维持单身,她给的解释是,“一般男生应该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陪陌生人打游戏吧,如果哪天真的遇到喜欢的人,可能我就不做这个了。”

  “在网上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你可以做不一样的自己。”

        轻语 四川男孩 24岁

        擅长游戏:英雄联盟

        每月收入:10K~20K

       上一份工作:电子技术人员

  轻语是个内向的男生,瘦瘦的个子,说话声音不大。他17岁随父母离开家乡四川来到上海,在这之前是他的职业是一名电子技术人员。轻语从小是一个游戏高手,只要是他玩过的游戏,身边就没有人可以赢他。

  他的最爱是英雄联盟,主玩上单和打野,从开始的青铜到如今的最强王者,这个游戏陪伴了他的青春,但他从没想过能考打游戏来赚钱。

  轻语接触陪玩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有一天她用他的手机下了一个陪玩软件,女朋友让轻语用用看这个软件,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以靠打游戏赚钱,她对他说,“如果有人找的话你就陪他玩就行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轻语开始在网上接单,因为是男生,所以给他下单的人并不多,过了好几天才碰到一个客人给他下单,这个人的要求很简单——带他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