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就该被硬怼(全)_什么减肥药效果最好

2019-08-14 15:16 投稿人 :减肥君 围观 :151次

我叫陈洛,今年29岁,爱好烹饪。

大概因为父亲是厨师,从小我就喜欢趴在灶台边,闻着菜香,看父亲在锅里翻腾各种食材。

然后我会偷偷吃两口,闭上眼睛细细咀嚼,感觉全身快活。

当爱好变成养活自己的技能时,我就没那么热衷了。

当然我不是什么米其林大厨,我只是一个三十平方小吃店老板兼厨师。

我瘫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看世界杯,我最看好的巴西队竟然彻底崩盘,七分钟被德国连进五球。

我长叹口气,关掉了电视,平躺在沙发上,寂寞地看着天花板。

电话铃声打破了我思绪。

“你好,我是在网上看到你招聘兼职的,请问现在还需要人吗?”

女孩声音很清脆,夹杂着一丝拘谨,静静地等待我的回答。

“要!”

“那需要面试什么的吗?”

“不需要,你方便的话明天上午9点半来幸福小区西门敏敏小吃店看一下。”

“好,我就住幸福小区,明天见。”

第二天我远远地便看到店门口有个人在翘首以盼,走进一看是一个眉清目秀扎着马尾的姑娘。

白色T恤,蓝色牛仔短裙,紫色帆布鞋,清爽干净的模样像是学生。

“你好,我是昨天给你打电话的人。”

我拉开卷帘门,打开空调,给她到了杯水,心里暗爽,没想到是个美女。

“你的工作就是负责前场,招呼客人,点菜,收钱,收碗抹桌子,地上保持干净,后场有我跟阿姨。”

“我店里不提供早饭,午饭跟晚饭你可以在这里吃。”

我一板一眼的说着。

女孩安静地坐在我对面一动不动,她眼睛儒湿而明亮,像三月里裹夹着雾气的春光。

嘴巴微张,竖着耳朵认真听我说话,生怕漏掉一个字,听完后点头如捣蒜。

“没有休息,有事可以提前请假,一个月工资2500,月底结算。”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我看见她的眼神里有一种灼热的渴望。

“今天就可以!”

她小激动了一下,握紧拳头喊了一声“耶”。

“没想到今天就可以挣钱了。”

她说完便挽起袖子,去厨房拿了盆打了水便开始打扫起卫生。

嘴里还哼着小曲,时不时地还朝我和阿姨笑笑。

真可爱,我撩了撩耷在额前的头发,在厨房干活似乎轻快了起来。

/ 02 /

相处一段时间后,我跟她便熟悉了,吃饭的时候偶尔会相互开开玩笑。

她告诉我她叫古晴,23岁,在这座城市读大三,暑假寄住在亲戚家。

临时工很多单位不愿意要,我的店不仅离她住的地方近,而且还能提供2顿饭。

古晴说,暑假两个月可以挣5000块钱,可以给她男友买一台即将上市的苹果6。

古晴男友大她两届,已经工作一年,古晴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我看。

照片里古晴幸福地依偎在男友怀里,笑容天真烂漫。

她男友比古晴高出了一个半的头,五官线条流畅,笑容阳光,还算俊朗。

“他在保险公司上班,下个月就要升主任了。”

我在古晴眼神看出了她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我愁眉苦脸地坐在店里,八月的天气实在太热,知了聒噪,出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少。

我数着少得可怜的票子,面前的烟灰缸塞满了烟蒂。

烟雾缭绕中,古晴粉扑扑的脸凑到我面前,歪着头,修长的羽睫轻覆着那双水灵灵的眸子,撅着嘴,眯着眼看着我,生动而俏皮。

“下午你去印点单页,写上地址和电话,我们把外卖做起来吧,这附近我熟络,写字楼也多,我负责送。”

“不过你得给我加工资。”

古晴说完便转过身背对着我,时不时偷偷扭头用眼角瞟我,看我反应。

我“噗嗤”一笑:“我倒是没问题,关键是你能吃的了那苦吗?”

古晴倏地跳了起来,睁大了眼睛,昂着头,振振有词,还带手势。

“我家是农村的,以前在老家农忙的时候,我可是要卷起裤脚,挽起袖子下田干农活的,老板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这个女孩满脸的无所畏惧,似是不知人间到底有多苦,又或者她觉得不管多苦,她都敢闯上一闯。

有那么一刻我被这股年轻气盛吸引,好吧,我承认她的话让我动摇了。

第二天我到店门口,便看见她蹲在角落。

一幢三十六层的写字楼已经被她搞定,单页发出去不少。

汗水湿透了她白色衬衫,黑色内衣若隐若现,脸和手臂被晒得红彤彤。

刘海已经被汗湿了,搭在她脑门上,她不停地用手擦脸上汗水。

我鼻子一酸,赶紧开门,打开空调随后又从冰柜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她仰起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一大半。

“老板,我这算加班吗?”

我点头如捣蒜。

果然中午便有人开始订餐,我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时不时探出头偷瞄一眼古晴。

中午休息时间,她又要出去跑写字楼发单页。

好像她才是这家店老板,她这股坚韧,连我都自愧不如。

于是我俩戴着遮阳帽,背着塞满了单页的袋子,任凭毒辣的火苗在头顶上燃烧着。

我们开始扫楼,先坐电梯到顶楼再一层层往下扫。

我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跑不过她,跟在她后面踉踉跄跄。

我站在门前踌躇不前,倒是她老大般潇洒一挥手,自来熟地敲上门。

跑完两幢写字楼我累的不行,坐在台阶上喝水。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