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两袋茶卖了45亿人民币,停产更名后的碧生源只剩一地鸡毛

2019-11-05 08:37 投稿人 :减肥君 围观 :78次

“快给你的肠子洗洗澡吧。”

还记得这个长期刷屏公交车的广告吗?最近,中国保健功能茶龙头碧生源,公布2016年成绩单:营业收入51470万元,同比下滑22.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870万元,同比下滑174%。

17年来,碧生源依靠减肥茶和常润茶占集团总收入近80%,从籍籍无名的小茶企,转身成名声大噪的上市公司,再到断崖式的销售下滑。碧生源陷于更名停产风波,加上多年积病,在粗放型保健品转型阵痛中,广告性产品碧生源还能走多远?

两袋茶,卖出一个上市公司

中国人做不好袋泡茶?

赵一弘不信这个邪。作为碧生源的创始人,他肯定不会忘记17年前的北京城。

2000年,赵一弘结束了十年的饮料销售生涯,客居到北京房山郊区。在这里,他成立了澳特舒尔公司,并创立“碧生源”品牌,准备大展拳脚,做中国的立顿或雀巢。

起初,碧生源籍籍无名,销售网络几乎为零。要做快消品,而且是产品试错和市场教育阶段,需要不断的投入设备,扩建厂房,以获得规模效应。所以,碧生源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袋泡茶,就像是速溶咖啡和方便面,在当时是一种新的消费习惯。没过几年光景,碧生源的销售网络就渐渐完善,品牌也日益有名。

生产线跟不上,赵一弘开始四处寻找险资帮助,在纪源资本注入1500万美元后,碧生源从意大利引进世界一流的袋泡茶自动包装机。

但赵一弘心里渐渐犯嘀咕:再先进的生产机械,也能通过金钱买到,而产品真正的核心价值,是它的功能性和品牌差异化。于是,赵一弘打起了“保健茶”的主意。

在纪源资本的引荐下,赵一弘找到了植化博士蔡亚和他的团队,以他们为核心成立碧生源研发中心,研发出减肥茶和常润茶两大单品。光有产品可不行,终究市场才是试金石。

碧生源找到了一条通关捷径。2007年,碧生源投入5000万元广告费,卖出1.46亿元茶包,营业额收获1.6亿元。尝到甜头,碧生源2008年又投入1.2亿元广告费,销量和销售额都翻了一倍。彼时,电视和公交车上,全是碧生源的洗脑广告。

2009年,碧生源的销售增长达到99.1%。为了再快一点,碧生源趁热打铁在开曼群岛注册公司,随后成功在港交所上市,成为内地保健茶第一股。

上市之后,碧生源募资了13亿元。这些钱,除了一部分拿去还债,更多的是投入到生产线中。到了2010年,碧生源有近500家经销商和13万家零售店,全国的商超和药房进门都摆放有“两袋茶”,仅仅当年就卖了8个亿。

赵一弘曾说:“十四年来(指2000年到2014年),碧生源只做了一件事,卖了两袋茶,一袋是碧生源减肥茶,一袋是碧生源常润茶,两袋茶卖了30亿袋,45亿元人民币。”

投机明显,广告之下是泡沫

其实,除了赵一弘,碧生源还有十位创业伙伴。几位负责财务管理,其余都是营销资深人士,他们明白一个道理:快消品和保健茶行业的制胜点是营销。

碧生源甚至在招股书里承认:“碧生源常润茶和碧生源减肥茶的市场占有率不断上升,证明了本集团的市场营销及广告宣传有效,本集团将广告视为促使未来销售及盈利能力增长的投资。”

“快给你的肠子洗洗澡吧。”“不要太瘦哦!”。这两句广告词,对公众耳膜轮番轰炸的程度不亚于“收礼只收脑白金”。 然而,靠广告风光了好几年的碧生源,终于砸钱砸出了毛病。

财报显示,从2007年到2011年上半年,碧生源一共花费了7.8亿的广告费,占营业额三成,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因为花费手笔太大,碧生源还成为第43届世界广告大会的唯一产品型企业。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碧生源依靠广告刺激销售的做法,已在2010年左右达到峰值,净利润更是呈现颓势,大众渐渐显露出对碧生源广告的“审美疲劳”,2011年开始连续三年, 从4000万元亏损至3.42亿元。

不难发现,碧生源属于典型纯粹的广告产品。短板凸显,营销费用逼近整体营收,缺乏核心研发能力,除了唾沫漫天的产品,剩下的净是泡沫。

多年前,同样有一款名为“藏秘排油”的保健茶风靡一时,广告词“清宿便,降血脂,减体重,迅速抹平大肚子”也似曾相识。

其实,“藏秘排油”只是一个改头换面的过气牌子。请来郭德纲做形象代言人,再用虚构的西藏文化进行包装,短短一年,就轻松创下销售破亿的佳绩。

但很快,由于虚假宣传,“藏秘排油”绝迹于江湖。随着时间推移,背后的故事慢慢浮出水面,原来“藏秘排油”的生产厂家,正是赵一弘当年在北京创办的澳特舒尔公司。

可见,赵一弘对产品的投机欲望非常明显,碧生源的做法完全是以一种纯粹的商业化、功利化思维。

碧生源只是一款暴利的泻药

早在2004年,碧生源就获得“蓝帽子”(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保健食品标志)标志,且一直打“减肥”和“保健”的招牌。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