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敏丨散文/年馍,时光深处飘来的香

2019-04-17 11:49 投稿人 :减肥君 围观 :86次

王士敏丨散文/年馍,时光深处飘来的香

年馍,时光深处飘来的香

王士敏丨散文/年馍,时光深处飘来的香

不知道啥时候有了这首童谣,但小时候我们这茬人,腊月里一放假,便在型马胡同里扯着嗓子,窜着蹦着,唱了一遍又一遍。

“小娃小娃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喝一天,

稀里哗啦二十三。

二十三,祭灶爷,

说咱好话上了天。

二十四,扫屋子,

干干净净换新颜。

二十五,磨豆腐,

家家户户做好饭。

二十六,杀年猪,

拿个尿泡满街窜。

二十七,逮公鸡,

杀了过年祭祖先。

二十八,蒸馍馍,

一锅一锅不得闲。

二十九,写对联,

吉祥如意贺新年。

三十晚上搭油锅,

煮炸(方言sa)果果(用面、糖、鸡蛋做的面食)香又甜。

初一早上穿新衣,

磕头拜年挣新钱。”

这首童谣,其实就是原上人过了腊八忙年事的缩影。但其中的蒸年馍却是最认真、最费事的。

王士敏丨散文/年馍,时光深处飘来的香

(一)

腊月二十八蒸年馍是大多数原上人既定的时间,因为那时吃的缺欠(短缺),年馍不能蒸早了,那样,孩子们年前吃多了,正月里待亲戚就不够了。可孩子们巴着过年吃白馍,馍蒸下了还不能放开肚皮吃,大人们便觉得娃们怪恓惶(方言,xi huo可怜)。这样,就要先蒸一种三合一的白馍馍(原上老年人说,这种白馍在许久以前缺吃的年代就有了,其实,大多的垣曲县人都蒸这种白馍),让娃们年前先吃着。那时,吃用相对宽展的河槽人便编了一段顺口溜,戏谑原上人。

“原上价,真麻烦,

年下(方言ha)蒸馍三座院。

白面后头包黑面,

黑面里面包豆馅(方言han)。

取了白面头座院,

挖了豆馅三座院。

留下中间黑面院,

剩下(方言she ha)一㭫(cuo荆条编织的盛器)瓢瓢干。”

那时候,我就是“瓢瓢干”的制造者。上学回家,总是掰开一个馍,先把里面的豆馅吃了,然后揭下那层白皮吃了,剩下那两个黑瓢瓢,就扔进了馍篮里。奶奶见了,只是说一句:“这乖乖,贱散(方言jian san 挑食)”,便一笑了之。饭时,我看见,父亲要吃那黑瓢瓢,奶奶却不让,“大年下的,吃好的。放了那吧,晒干了过年再吃。”也真是的,过了初五,奶奶便把剩下的白馍藏了起来,留给正月十五吃。白馍没了,那黑面瓢瓢便被奶奶放在锅里“虚”(溜)热了,搁到了饭桌上,那时,肚子饥了便不择食,我觉得这黑瓢瓢竟比原先好吃了。

其实,比起白面皮皮来,黑面里子的确难吃了许多。因为那白面皮皮是磨面时,用摘下的头遍面做的,细腻劲道。(这白皮里也能掺假,那就是白面实在太少,便在白面里搅上了白“茭茭(zao zao白玉米)”面,那层白皮就做得厚了起来,自个儿哄自己,还说吃着不赖,“酥酥的”)而黑面里子是除了头遍面之后,把剩下的麦麸磨了又磨,用粗罗(也叫马尾yi罗)罗到底的“一罗面”。就这,包馍时还要搅些玉子面,才能多蒸几锅“三座院”的白馍馍,你说,这糟糟的黑面里子能咽着顺溜吗?

说到这里,可不敢认为原上人蒸年馍就只蒸“三座院”,那几千年来风俗传统,花样繁多的年馍还是传承下来了。遇到好年景,各种年馍都是要蒸的。就是歉收年,哪怕平时吃糠咽菜,也要攒两斗过年的麦子。白面再少,也要蒸两锅纯白面的好馍馍,因为他们记着,亲戚不能不跑,礼节不能不到。

我结婚的那年腊月二十八,鸡叫三遍时,奶奶就起来了。她要烧热水,化碱水,罗“面扑”(用细罗过滤面粉,用作馍案上的干面,这样揉出来的馍蒸出来表面光滑好看)。等清晨的一缕阳光挤进院子里时,四合院里的四家大人们都起来了,这一天,有两家要蒸馍,四家人分成两拨,集中力量帮忙做馍蒸馍。看到婶子和姆姆们来了,奶奶一脸笑容,那小脚便不停得在屋里屋外走动着,操持着蒸馍的各种事宜。

锅圪崂里,刺疙瘩荆疙瘩(年前在坡上拾得“硬柴”,留在蒸馍时用)在燃烧着,那黄里泛蓝的火苗,搅和着“拾英锅(农村有拾英锅、六英锅等。英,计量单位。用此英字,只是谐音)”底上烧得掉落下来的红色铁屑,在锅圪崂里飞舞着,发出哔哩啪啦的声响,不一会,锅里的“哱罗”(bo luo碗底)响了,水就开了,要搭馍了。南屋婶子吆喝着:“先搭‘茭茭’(方言,zao zao 黄玉米面)面固乱(固乱,方言,玉米面馍,包豆馅或者萝卜粉条菜等)。”那是怕锅烧得热不透,进锅的白馍就可能不发虚,成了“瓷面疙瘩”。这一锅玉子面馍就是打前站的,就是蒸的不好,自己还能吃。接下来,“三座院”的白馍就上场了,这要多蒸些,因为它是主打食品。一般都在三锅五锅左右。“三座院”蒸完,是“包子”,这东西就得讲究些了,那“包子”用的是纯白面,是把揉好了的面团塞进刻有虫鸟花纹的模子里做的,蒸出来好看,招待亲友、跑亲戚排场体面。

“包子”蒸完了,就该 “窝窝”、“油股续”、“枣花”、“兔娃”、“糖角”和小狗小猫们上场了。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