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黑巧克力能减肥?真实科研数据也能说谎

2020-11-17 12:36 投稿人 :减肥君 围观 :143次

吃黑巧克力能减肥?真实科研数据也能说谎

  不知你是否听过“吃黑巧克力能减肥”这个说法?去年,牛津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约翰·博安农提出的这个观点被称为“吃货的福音”,甚至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一股黑巧克力购买潮。实际上,虽然这个结论曾发表于国际期刊上,但它是彻底的“伪科学”——这只是博安农为了讽刺科学界乱象所做的一次实验,结论也是他瞎编的。就在上个月,博安农又写了一篇《我是这样骗过成千上万人的》,详细叙述了他编造“新成果”的过程。这令人们不禁反思,随着信息渠道增加,各种颠覆、猎奇的新研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除了带给人们新鲜劲以外,到底哪些才是可信的?本期发现,让统计学专家告诉你,通过数据读懂科学其实并不难。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郭原毓

  博安农缔造“黑巧克力神话”试探科学界底线

  约翰·博安农是牛津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博士,如今是科学记者,经常为《科学》(Science)期刊和《连线》(Wired)等著名杂志撰稿。最近几年,他一直在嘲讽科学界各种审核不严谨的学术杂志社,抨击他们发表论文不经过同行审阅,甚至只是收个版面费就直接发表。为了达到戏剧性的效果,博安农曾两度故意“编造”论文,试探他们的底线。

  早在2013年,博安农就“小试牛刀”。他写了篇模板一样的论文,提出“从某种特殊的地衣 X 中发现的Y化合物分子可抑制Z癌细胞株生长”。为了使论文更可信,他收集了10多种地衣,并自创了几个化合物的分子式,又找来各种癌细胞的名词,把它们编成数据库,任意组合带入自己的论文模板,胡乱生成了几百篇论文。

  之后,他把这些论文分别投递到几百家他认为审核不严的期刊和杂志社,结果,一共有255篇论文走完了编辑审阅的过程,有157篇得到发表,只有98篇遭到拒稿。

  去年风靡全球的“黑巧克力可以减肥”的观点,则是博安农第二次“钓鱼”。这一次,他不但骗过了学术杂志的主编,还骗过了世界各种大报小报的记者编辑,他们争相报道这个听上去既前沿又让人喜闻乐见的研究,引导全世界上百万的读者去相信这个减肥神话。

  由于博安农确实招募了志愿者进行试验,论文中数据真实,又最终发表在《全球医学研究期刊》上,因此在传播过程中,鲜少有人向他求证这个观点的准确性。博安农看看声势差不多了,又动手写了一篇《我是这样骗过成千上万人的》,将“伪科学”的炮制过程公诸于众。

  “黑巧克力神话”破灭后,人们除了失望,同时也陷入疑惑:各种各样的研究层出不穷,就连最常见的盐也有意见分歧,有人说吃盐有益,有人说吃盐有害……每一项研究后面又都有各种实验和数据支撑,该怎么判断并筛选有效信息呢?

  专家解读:实验数据暗含“猫腻”

  中山大学数学学院和中山医学院统计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学钦博士从专业角度认为,不论是实验设计还是分析结果,博安农的论文都错漏百出,而普通群众要觉察到这一点亦不难,只需抓住某些“硬指标”即可。

  我们可以看到,博安农的实验中,他只征集了15个测试者,并把他们随机分成三组,试验组I吃低碳水化合物饮食,试验组II吃同样的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外加每天一条1.5盎司(约合45克)的81%的黑巧克力,对照组则照常饮食。之后,博安农测试这15个人的体重、胆固醇、血压等指标,他发现,对照组的体重基本不变,而两个试验组平均体重都轻了5磅(约2kg),黑巧克力组的减肥速度还快了10%,不但体重减了,黑巧克力组的胆固醇也更低了。最重要的是,实验的数据统计有显著性差异,p<0.05。

  对此,王博士指出,这个实验的样本量很小,只有15个测试者,但却要测18个指标项。实验中每组仅包含五人,这会导致误差偏大、代表性降低,不易得到有意义的分析结果。况且,在设计实验过程中强调的“双盲”在博安农的实验则未体现出来:测试者知道他们食物的具体组成内容,这显然是不符合实验设计要求的。如此一来,不足样本加多指标检验的条件下,得出“统计上显著”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

  “打个比方,黑巧克力组的体重减少,完全可能是因为个体差异的干扰。当实验样本很小,这种个体差异对结果的影响就会被扩大。”

  换句话说,博安农将大量指标在小样本中任意比对,并从中捡出他想要的组合,刚好这15人在实验过程中表现最明显的是体重和胆固醇,于是他便得出了“黑巧克力可减肥”的结论。若测试者体重变化不大,而是睡得更好或血压降低,博安农的研究结果可能会变成“巧克力可提高睡眠质量”、“巧克力可以降低血压”等。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